这就是商业|如涵为张大奕“打工”

乔芊?·?2019-04-05
苦活累活自己干。

文 | 乔芊
编辑 | 李洋

张大奕的淘宝店 2016 年就能卖出 3 亿销售额,但她背后为其提供支持的网红电商第一股如涵控股,近日在纳斯达克的首个交易日却以暴跌 37.2% 告终。

暴跌原因并不来自公司仍在亏损,而更可能是它的故事没有被投资者理解——他们显然对于如涵的商业模式?#25237;?#20215;逻辑存在重大认知分歧,而大幅?#21697;?#27491;是这种分歧的体现。

至今,网红张大奕仍要向如涵贡献 51% 的收入(其他如涵KOL当然更高),而后者为其提供粉丝运营、开店、供应链、物流、客服的全链条支撑,相当于自营电商,这块业务贡献如涵收入的9成。另一块是让旗下网红为其它品?#39057;?#27969;,提供营销服务。也就是说,前者卖货,后者卖广告。

为什么如涵不赚钱?#20811;?#30340;未来是否像投资人预期的那样悲观?我们来看看什么影响了它的价值。

议价权。虽然如涵有 113 位网红,但前三位却贡献了 55% 的GMV,这种聚集的坏处在于,头部网红拥有非常高的议价权,比如张大奕就单独成立了子公司,她网店营收的 49% 都归属于她个人,如涵公?#23616;荒芊值?#19968;半。有机构测算,单独考虑张大奕网店带给如涵的收入、成本和费用(销售、履约、管理),这一块其实是亏损的。但张大奕是品牌,也是小网红的号召力,亏损也得“养”。

“影视公司”。KOL的网店自营生意是如涵收入的大头,但毛利不高,所以如涵正在发力第三?#25509;?#38144;服务,它模式更轻,有望提升公司的盈利水平。这块业务的占比已经从不足 1%上升到了 11%,但却稀释了如涵的“电商”故事——眼下它越来越像一家影视公司,一面签大明星确保电影卖座,一面额外做艺人的经纪生意。这个故事对于提振股价没有太大帮助,毕竟从华纳、迪士尼到国内的光线传媒,影视股的市盈率普遍偏低。

代际更替。新渠道催生新品牌,新平台催生新内容,网红界也在发生代际更替。张大奕这代网红在微博上成名和变现,但现在年轻人更?#19981;?#30340;是抖音、小红书、淘宝直播,最?#35753;?#30340;玩法是短视频、直播,最带货的主播是薇娅、李佳琦。如涵需要复制这个时代的张大奕,而这种?#35759;?#21487;能不亚于华谊复制一个范冰冰。

最受益的人还是张大奕。做完服装店,她又开始做起自己的美妆品牌和内衣品牌了,这都是利润超高的品类,但投资者?#33418;值降目?#33021;依然不多。这个时代可以放大个体价值,但高度依赖个体的生意,回报也终会流向个体。这就是商业。

+1

好文章,需要你的鼓励

参与评论
登录后才能参与?#33268;?#21734;...
后参与?#33268;?/div>提交评论0/1000

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,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,账号将被禁止发言。

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
36氪
鲸准
氪?#21344;?/div>

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、最有料?#30446;?#25216;创投资讯

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

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,项目融资率接近97%,领跑行业

湖南幸运赛车视频直播